父爱如山

作者:舒轶 新闻来源:县滨河学校 点击数:162 更新时间:2018-04-19

 

小时候,常坐在父亲的肩头,父亲是我登天的梯,父亲是那拉车的牛……念叨父亲暖意融融。
记得临近中考时,因身体素质不好,我适应不了紧张的作息制度而休学在家复习,当时几乎没有信心去应付那场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的大战了。在父亲的鼓励下,我勉强上阵,考取了本地一所师范学校。但上师范终非我所愿,心中期期艾艾、郁郁不乐,而父亲总是用朗朗的笑声感染着我。
师范毕业后,赋闲在家。父亲一生中为自己的事没有求过任何人,可是为了他不争气的儿子,为了我的工作,他求了人。待我上班那天,父亲理发又刮脸,招待客人时,小酒盅叮当响,把他老人家喝得红光满面!
几经努力,我拿到了华中师范大学的本科文凭,在单位里一直刻苦钻研业务,丝毫不敢懈怠。天道酬勤,目前已小有成绩,可父亲却从来没有表扬过我。当有人在报刊上看到我的文章发表向我祝贺时,父亲总是对人家说“唉,那算啥呀,比起别人差远着哩!”父亲嘴上这么说,可我分明看到他眼角上跳跃不止的笑意!工作之余,父亲除了嗜好点酒外,就是翻翻报纸,把我的那些零星的“铅字”剪辑在一起。
其实父亲一生颇多坎坷。早年家境贫寒,孤苦一人每天跋涉几十里去求学,考上大学那年,通知书又被延误,只好回村当民办教师,后因工作需要,辗转各村小,足迹踏遍三里城镇山山岭岭。在他的人生道路上,无论面对险关还是坦途,他都步履稳健,沉着自如,靠自己的勤奋努力,征服了横亘在面前的一道道难关。
父亲是刚毅的、爽朗的、宽厚的。父亲是一把伞,无论狂风暴雨,还是烈日悬空,为我们支撑着一片明朗的天空;父亲是一堵墙,为我们围起了一个可靠安全的家园。岁月在他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,尽管如此,在父亲面前我常常感受人生是这样的色彩鲜明,富有生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