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遵新“闲话摄影” 透析摄影本真

作者: 新闻来源: 点击数:178 更新时间:2019-01-22


著名摄影评论家、教授丁遵新以自己的人生感悟和摄影经验,以“闲话摄影-----关于人文摄影和作品欣赏”。

他在讲座中倡导大家“快乐摄影”,为自己摄影,拍自己喜欢的东西、想拍的东西。不必和人比相机的优劣、价值。要相信好照片不一定是好相机拍的,好相机也不一定能拍出好照片。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,手机往往就是最好的相机;手机摄影的前途无可限量。旅游摄影,不必为摄影旅游;能有佳作发表、获奖,加入什么协会当然好,但不必刻意追求。图片当谈到“闲话摄影”的要旨,丁教授说:“摄影的基本价值是写真、纪实;真实是摄影的生命。”

摄影艺术的价值就在于真中求美。“年年花相似,岁岁人不同”。人为万物之灵,人是社会的主人,所以我主张:“慎拍花,少拍景,多拍人”。因为花,好看,难拍好;景,难得地利,更难得天时;人,就在你身边,人的情感、生活方式、生存方式、人际关系、流行时尚、风俗民情、婚丧嫁娶、节日庆典等等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;这一切是今天的现实,也就是明天的历史。古人说:感人心者莫先乎情。美就在你身边,你的亲人、朋友、同事、邻居、熟人,都是你最好的模特。

在谈到怎样把人像拍好,丁教授说:“人物摄影最重要的是神态,最难的也是神态。” 神态包括人的面部表情、身姿、手势、背影、动态等。想要拍好人的神态,首先得掌握三字诀要领:熟、懂、疾。熟:熟识、了解、尊重、信任对方;懂:  熟悉被摄对象的表情、动作发展变化的过程和规律;疾:技术熟练,眼疾手快,得心应手。此外,还要有经验、预见和提前量。有知识,有经验才有预见;由于感知到实际行为之间的时差,有些数码相机有快门滞后等缺陷,对于快速运动的对象往往需要提前揿动快门。如此一来,才能在时机到来之际拍出令人满意的人像。

最后,丁教授总结了5句话作为学员们的临别赠言:真实是摄影的生命力所在。慎拍花、少拍景、多拍人(亲朋好友、熟人,等等,包括你自己)。拍好人物照片照片最重要的是神态:自然、生动、典型;环境气氛,典型、气质。照片拍得好看不如拍得动人(动心、动情)。把好看的拍得好看是记录,把好看的拍得更好看叫美化,把不起眼、不好看的、被忽略的拍得感人,就叫创造。

古人有言: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

时序流变,新年伊始,有幸先睹省女摄影家协会2019摄影展作品,令人眼前一亮,不禁击节惊叹:时隔一年,影艺精进,不胜赞叹!展出作品包括风光、纪实、民俗三大类,各具特色:风光优美,纪实感人,民俗生动。无论是题材的广泛、新颖,内涵的深度;造型语言的生动、精美,色彩、光影的运用,以及瞬间的攣控;影像的技术素质,包括后期的适当加工等,都有长足的提升。有纪实写真,也有运用PS技法,完成的创意作品。众多精彩镜头给人美的享受,也能从不同侧面见证改革开放40年的胜迹。

 《建桥者》(熊秋萍)、《繁忙的武汉新港》(马英)均以瞬间的优美城市建设写真见长,《大师风采》(罗江源)生动传神,分获纪实、风光,民俗三类一等奖,名至实归。业余摄影人素以风光摄影见长,此次展出頗多纪实佳作。列入民俗类的《传统工艺的坚守者》(敬美艳摄)、《独龙族文面女》(王伶春摄)与《熊孩子的欢声笑语》(朱春香摄),是展出作品中为数不多的黑白纪实上乘之作,选材独特,兼具审美与文献价值,黑白韵味极浓,人物传神,现场感强,充分显示出黑白纪实影像的魅力。

笔者历来以为,数字摄影时代,特别是手机摄影的兴起“全民摄影”,摄影队伍的重构在所必然。在主流、精英、大众之间,业余摄影发展迅速,众多业余摄影人有望或已经跻身精英群体,日渐改变摄影队伍的构成,省女摄创作实力的突飞猛进,有许多不熟悉的名字进入眼帘,这也是摄影队伍重构的又一有力佐证,业余摄影人大有可为。

这次展览的突出点是纪实,进一步提高的空间也在于纪实。毋庸讳言,建筑风光有纪实、文献价值,但就纪实摄影的本体而言,更主要的是人的生活、生存状。其次,摄影作品主要靠图像说话,但瞬间图像的信息量有限,纪实摄影作品往往需要辅以必要的精炼文字,交代时空背景,补足现实流变的进程。期待女摄影家们在这方面有更多更精心的耕耘。

万物复苏,大地春回,再展身手,适逢其时,为2019献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丁遵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,1.7于楚河之滨鼎舍

 

(丁遵新,1956年后在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工作。后任《湖北画报》、《湖北日报》、《湖北卫生》杂志摄影记者,中国摄影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,全国卫生摄影学会副主席,中国摄影家协会湖北分会副主席。著有《摄影美的演替》等。丁遵新老师是第九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。

当年的获奖评语:丁遵新从影半个多世纪,是我国摄影理论界的领军人物。在学术上他勇于创新,与时俱进,尤其在改革开放以来,他以严谨的思辨、犀利的文笔批判文革遗毒,架构符合美学规律的摄影评价体系。同时,他对中国民族摄影作了实事求是的研究,大胆剖析20世纪大陆和香港沙龙摄影的积极意义和历史局限。丁遵新又是一位优秀的摄影理论传播者,1980年以来他受聘于武汉大学、中国摄影家协会函授学院等多所高校,教授摄影基础理论和技巧课程,培养出一批摄影事业的接班人。【杨恩璞】)